残损的佛像不可丢弃

2018-10-17

  为什么在中国的考古界很多残损的佛像都能保留下来,其原因还是归结为中国文化内部对艺术品全然不同的理解。他们认为佛像造像并不是一种造型和视觉上的形式,更是一种精神力量,是富有生命力的。那么接下来就由我们的庄严佛像定做厂商带大家走进我们的佛像不仅是注重外星塑造,更是一种神的化身存在,固然是残损的佛像不可丢弃的。
 
  与许多宗教一样,佛教在公元前6世纪兴起于北印度时,并不绘制或雕刻释迦牟尼本人的形象。公元前3世纪,佛教传入印度河中游犍陀罗(Gandhāra)地区。这一地区在亚历山大(Alexander the Great,公元前356~前323年)东征以后,受到希腊文化中雕造人像传统的深刻影响,佛教因此融入新的文化元素,开启了造像的传统。传入中国的佛教被称作“像教”,佛像是其礼拜仪式的核心。这些外来的形象,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神明观念和对彼岸世界的理解。
 
  佛和菩萨的形象,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雕塑”,换言之,这些造像根本不是以艺术的名义制作的。在中国中古时期的禅学中,佛教徒修行离不开“观像”,而观像即观佛。信徒先是由眼睛“粗见”一尊佛像,最后打开“心眼”,在心中呈现出真正的佛。在这个过程中,观看和默想交替进行,造像实际上是信徒的精神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引导物。但这一引导物往往与真实的神明合而为一,在很多佛教故事中,佛或菩萨自身的力量即显现于造像中。
 
  敦煌唐代323窟的壁画描绘了“石佛浮江”,“金像出渚”两个传说。前者画的是西晋建兴元年(313年),两尊石佛像浮至吴淞江口。渔人以为是海神,便请来道教徒祷祝,但风浪弥盛。而当一些佛教徒前来迎接时,则风平浪静,石像浮江而至。后者描绘东晋咸和年间(326~334年)丹阳地方官高悝于桥下获一金像,上面的铭文说该像为印度阿育王第四女所造(有的文献说是阿育王为其四女所造)。当佛像被载至长干巷口,拉车的牛停止不前。高悝便在此建造长干寺。不久,一位渔人发现金像失落的莲花座漂浮在海面上,一位采珠人又在海底发现了金像失落的背光。这些残块被捐赠给寺院,皆与金像十分吻合。
 
  根据唐人道宣所撰《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和其他文献,高僧刘萨诃在北魏太延元年(435年)路经凉州西北番禾县御谷山时,预言一尊“瑞像”将会出现于山崖间:“灵相具者则世乐时平,如其有缺则世乱人苦。”87年后,即北魏正光元年(520年),这尊巨大的佛像从山岩间挺立而出。但时值天下大乱,佛像有身无首。石工几次雕镌修补,又每次都坠落。北周立国之初,佛头在凉州城东出现。但北周仍不太平,因此佛头又频频坠落。直至隋统一中国后,弘扬佛法,佛像才身首合一。这个故事见于敦煌藏经洞出土,现存大英博物馆的一幅8世纪的绢画上。
 
  造像是神明的化身,有着自身的生命。基于这类观念,佛像的破坏,也令信徒们联想到佛陀的涅盘。在早期印度流行的佛陀生平故事中,释迦牟尼亲身作证,以显示表相的虚无。他的身体在寂灭七天之后被荼毗(火化)。火焰熄灭之后,留下部分骨头、牙齿以及许多坚硬的结晶体,这些遗物即所谓的“舍利”(Marīra),而佛陀由此获得超越生死、众苦永寂的永恒。佛陀在入灭之前宣称,如果信徒们供奉舍利,将为他们带来功德,保佑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各地区的信徒争夺到这些舍利后,纷纷起塔供养。